当前位置:长治法罗力热水器、净水器国学红楼梦中妙玉在金钗是什么排名?她和宝玉是什么关系?
红楼梦中妙玉在金钗是什么排名?她和宝玉是什么关系?
2022-09-19

妙玉,《红楼梦》金陵十二钗之一,是一个带发修行的居士。对此很感兴趣的小伙伴们,趣历史小编带来详细的文章供大家参考。

《红楼梦》之妙玉是争议最大的一位人物,她并非是贾家中人,仅仅是因元妃省亲而得以进入大观园的一个尼姑而已,居然能被曹雪芹列入金陵十二钗正册中,而且位列第六名。

妙玉之所以被众多读者不喜,跟她高傲的性情有很大关系,比如第41回“栊翠庵茶品梅花雪”中,仅仅因为刘姥姥用过了成窑茶杯,就被妙玉丢弃,并称“若是我吃的,就是砸碎了也不能给她”,甚至在众人离开后,命人打水洗地,诸多此类的行为,让读者对妙玉产生道德感上的贬斥心理。

除此之外,读者不喜欢妙玉,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,那就是妙玉和贾宝玉之间的关系太过亲密——一个遁入空门的尼姑,居然和贵族公子感情摩擦出火花,这实在不堪入目。

《红楼梦》中有很多细节似乎都在暗示妙玉、贾宝玉之间的不正常关系。比如第41回“栊翠庵品茶”,妙玉明明想要和贾宝玉亲近交流,却指东打西,拉着林黛玉、薛宝钗进入屋内喝体己茶,其目的就是为了吸引贾宝玉也跟着进来。

而在进入室内之后,正客林黛玉、薛宝钗两人几乎没有说几句话,全都是贾宝玉、妙玉两人在对谈交流,甚至在喝茶期间,妙玉将自己喝茶用的绿玉斗给宝玉当器具,这跟她对刘姥姥的态度,简直是一个天上,一个地下,足可见妙玉对贾宝玉的特殊对待。

再有第50回“芦雪广争联即景诗”,彼时众姊妹齐聚赏雪联诗,期间贾宝玉落第,李纨便惩罚贾宝玉,让他去栊翠庵问妙玉要几枝梅花过来,其中有过这么一番对谈:

李纨笑道:“今日必得罚你。我才看见栊翠庵的红梅花有趣,我要折一枝来插瓶,可厌妙玉为人,我不理她。如今罚你去取一枝来。”众人都道:“这罚得又雅又有趣。”......宝玉忙吃一杯,冒雪而去。李纨命人好好跟着,黛玉忙拦说:“不必。有了人,反不得了。”——第50回

从李纨的惩罚、黛玉的拦劝中可以总结出一个信息:贾宝玉和妙玉的关系非同一般,所以去栊翠庵讨要梅花这件事,只有宝玉才能做到!

结合这些信息,很容易让读者以此认为贾宝玉、妙玉之间存在爱情的萌芽。续书人高鹗明显也看到了这一点,所以他费了大量笔墨,在《红楼梦》后40回中直接明写妙玉怀春,对贾宝玉心存爱慕之意,比如第87回,贾宝玉暗自观察妙玉、惜春下棋的这段描写:

宝玉在旁,情不自禁哈哈一笑,把两个人都吓了一大跳。惜春道:“你这是怎么说?进来也不言语,这么使促狭吓人!你多早晚进来的?”宝玉道:“我头里就进来了,看着你们两个争这个畸角儿。”说着,一面与妙玉施礼,一面又笑问道:“妙公轻易不出禅关,今日何缘下凡一走?”妙玉听了,忽然把脸一红,低了头自看那棋。——第87回

面对贾宝玉的询问,妙玉竟露出初恋少女之脸红情态,着实让人意外,高鹗趁热打铁,继续描写入夜后妙玉打坐时的怀春心理:忽听房上两个猫儿一声厮叫,妙玉忽想起日间宝玉之言,不觉一阵心跳耳热,自己连忙收摄心神,走进禅房,仍到禅床上坐了,怎奈神不守舍,一时如万马奔驰,觉得禅床便恍荡起来,自己已不在庵中。(第87回)

很明显,在高鹗续写的人物设置中,妙玉已经控制不住自己对贾宝玉的爱意,甚至做不到正常参禅,想男人想到魂不守舍的地步,这还是妙玉吗?

笔者窃以为,目前普遍认为妙玉对贾宝玉存在爱意的说法是存在问题的,至少是不严谨的。

比如上述第50回贾宝玉去栊翠庵问妙玉索要梅花,当真表示两人之间有不正常关系吗?如真是如此,李纨、林黛玉等人会这么明目张胆地给两人创造“见面机会”?

足可见妙玉、贾宝玉乃是知己之交,并未涉及皮肤滥淫之境,这一点摆在明面上的,贾府众姊妹人人皆知,所以从头到尾没有一个人觉得让贾宝玉去索要梅花有任何不妥!

另外,还有一例可以证明妙玉、贾宝玉之间的清白关系。那就是第63回“寿怡红群芳开夜宴”,彼时贾宝玉生日,妙玉也命人送去了信笺祝寿,正是这封信件透露出妙玉、贾宝玉两人的真正关系:

宝玉指道:“砚台下是什么?一定又是哪位的样子,忘记了收的。”晴雯忙启砚,拿了出来。却是一张字帖儿。递与宝玉看时,原来是一张粉签子,上面写着:“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”。宝玉看毕,直跳了起来。——第63回

很多读者只看表面,认为这个情节更加坐实了妙玉对贾宝玉的心意,否则何必这么重视贾宝玉的生日,还特地命人送来信笺祝贺?

事实恰恰相反,且看妙玉送给贾宝玉的祝寿信笺乃是带有女性化特点的“粉签子”,同时,妙玉的祝寿之语也是值得深思的: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。

妙玉将贾宝玉的生日称为“芳辰”,芳辰往往是用来形容女性生辰的,可妙玉却用这个词语来称呼宝玉的生日,为何?要知道放在今天,一个大男人被别人询问“芳辰几何”,明显带有针对讽刺的意味。

这就是妙玉跟贾宝玉心灵相通之处,妙玉知道贾宝玉厌恶男人,喜欢女儿,所以送给贾宝玉的祝寿信笺是“粉签子”,信中称呼贾宝玉的生日亦是“芳辰”,这就从侧面验证了一个真相:妙玉对贾宝玉,并没有男女之情,而是超越性别的心灵知己。

妙玉既然能尊重贾宝玉,用女性化的物品、词句来形容贾宝玉,就说明她并不在乎贾宝玉身上的男性化属性,既然连这种性别属性都被消除了,怎么可能会有男欢女爱的低俗想法?

故而,笔者窃以为目前市面上对妙玉、贾宝玉的关系解读太过肤浅,一方面并未深度研读《红楼梦》文本,另一方面解读剑走偏锋,趋于庸俗化的境界,这对于做学问而言,无疑是令人不齿的。

//文章网站 //统计代码